• <option id="ggqsy"><span id="ggqsy"></span></option>
  • <tbody id="ggqsy"><div id="ggqsy"></div></tbody>
    <menuitem id="ggqsy"><dfn id="ggqsy"><menu id="ggqsy"></menu></dfn></menuitem>
        1. <bdo id="ggqsy"><optgroup id="ggqsy"></optgroup></bdo>
          <menuitem id="ggqsy"><strong id="ggqsy"><menu id="ggqsy"></menu></strong></menuitem><track id="ggqsy"><div id="ggqsy"></div></track>

            您的位置: 資訊頻道 >> 職場江湖
            我不是藥神,我只是混跡職場的江湖中人
            職場江湖
            2021-09-26 19117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
            有團隊的地方,就會有職場。

            如果在過去的一周,你的朋友圈還沒有被《我不是藥神》刷屏,那么我將強烈好奇你的坐標。

            這部影片的口碑炸裂,讓所有自媒體都人按捺不住了,紛紛從自己的專業領域找切口進行一番解讀。所以隨便一搜,就能發現各式討論話題:

            比如電影的高度社會現實性帶給人們對人性和生命的反思,

            比如從慢粒白血病看醫療行業專業背景知識,

            比如影片的高票房、高話題帶給公司的股價,帶給演員的人氣,

            比如來自商業保險行業的溫馨提示……

            當然,還有大量關于電影內容的劇透。

            所以在剛剛過去的周末,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在已經知道劇情和影片主旨的情況下,依然帶著好奇和紙巾走進了影院——豆瓣評分如此高的良心電影,怎能不趁熱親自一觀呢?

            可或許就是因為走進影院前已對它可能引起的主流觀點有了詳盡的了解,所以在兩個小時的觀影中,影片情節帶給我的沖擊和動容是比預想要弱一些的,反而是從5人的“藥神團隊”身上,讓我看到了創業團隊行走江湖的起起落落和人在職場的心酸苦楚。

            一、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

            我們先來說說“藥神”團隊創業的興衰起落。

            1. 市場需求:“我有病,你有藥嗎?”

            “藥神”團隊之所以能迅速崛起,在于精準的市場定位。慢粒白血病,4萬塊錢的正版藥讓太多病人吃不起,他們不想死,印度的仿制藥對他們來說是絕對的剛需。

            這個項目的發起人本是呂受益,但他的身體情況不允許他創業,只能帶著自己的項目去找合適的老板,賣印度壯陽藥的程勇成了他唯一的選擇。而對于初次聽說這個項目的程勇來說,他的反應是很正常的:未經考察又風險極大的項目,沒理由輕易嘗試。

            父親的急救問題成為了生活中壓垮程勇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太需要錢了,只能選擇接受這個項目。他從呂受益手中拿到印度藥廠的信息,帶著呂受益僅剩的家當前往印度,通過印度司機、藥廠老板和走私船船主,將藥品“代購”回國。

            可回國之后,他們遇到了難題:對于兩個沒有市場開發經驗的人而言,從0到1打通渠道和病人對仿制藥的顧慮太難了,他們的藥根本賣不出去。

            這個時候,他們想到了招賢納士。

            2. 團隊組建:

            這個階段,呂受益從最初的項目創意總監變身為HRD,帶著程勇去找人才。

            呂受益首先想到了病友群QQ總群主劉思慧,一個手握上海近乎全部市場渠道的關鍵人物。劉思慧本身也是仿制藥的剛需人群——病在女兒身上比在她自己身上更讓她不愿放棄任何生的機會,所以她傾其所有,介紹了全部的群主給程勇認識。

            賣貨的渠道打通了,跟上游供貨商聯系拿下獨家代理權成了關鍵任務,這時呂受益推薦了自帶流量的高端人才:劉牧師。劉牧師懂英語,能跟印度直接交流;又因為牧師的身份,深受病友尊敬和愛戴。但說服劉牧師加入并非易事,他有自己的顧慮:“犯法怎么辦?”此時程勇作為老板的游說能力突顯了出來,憑借三寸不爛之舌,他成功把人才收入麾下。

            殺馬特造型的“黃毛”彭浩的加入多少有些誤打誤撞:搶藥。不打不相識的較量,讓程勇看到了更底層員工生活的艱辛和精神的可貴。于是,他選擇收留這個善良、不善言談卻能吃苦的年輕人。彭浩跟著程勇干,并非出于對程勇的好感,而是他知道這能幫他延續自己和更多人的命。事實證明,雖然彭浩常常搞不清楚狀況,斗地主也能炸錯人,但在跟著程勇跑業務時卻是把好手。

            就這樣,憑借超強的資源整合能力,“藥神”團隊完成組建:老板、HRD、銷售總監、外事聯絡形象大使、業務員。

            3. 團隊解散:

            組建完畢的團隊穩定了一陣子,賺得盆滿缽滿,還名利雙收。但就在業務發展如日中天之時,競爭對手張慶林的出現讓程勇意識到這個創業團隊存活的艱難:他們太小了,根本抗不了任何的市場風浪,對手搞一點小手段,他都必死無疑。所以思前想后,他選擇了急流勇退,讓張慶林并購了他的業務。

            這次的散伙,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團隊使命的分裂:程勇要錢,其他人要命。錢到位了,要錢的一方必然沒有了繼續下去的動力。偏偏,那個人還是老板。

            4. 重建:

            呂受益的死,讓程勇真真切切體會到了慢粒白血病人家屬的心情,于是他決定重出江湖。這次他組建的不再是公司性質的創業團隊,而更像是一個社會公益組織。這一次,他們的使命達成了統一:幫助更多人活下去。

            從平價賣到賠錢賣,這次“藥神”團隊傾其所有去踐行自己的使命。但“藥販子”的屬性,注定了“救人者不自救”的無奈結局。

            二、有團隊的地方,就會有職場。

            我們再來說說第二個話題:職場。

            這部影片讓我深刻體會到職場存在的,是散伙飯的那場戲。

            眾人本來開開心心地吃著火鍋,但程勇突然公布了他的決定:散伙。

            所有人都驚了:平臺上發展得好好的,老板不干了,自己未來的出路在哪?

            對程勇來說,做出這個決定是艱難的。身為老板,他當然知道平臺沒有了對員工來說意味著什么,所以在和收購人談判時,他已經在盡他所能給他們安置好了未來。

            但老板也有他自己的難,而他的難很多時候又是員工所不能理解的。他只是想賺錢養活一家老小,可牢獄的風險太大了,如果他進去了,年邁的父親、上學的兒子怎么辦?

            最先翻臉的是“黃毛”彭浩。身為底層員工,黃毛體會不到老板的難,只知道老板不干了,他和他的病友們只有死路一條。所以他憤然離去,他知道死亡的命運無法再改變,只能回到過去,繼續做生活的最底層,不報任何的希望和幻想。

            劉思慧也有孩子,有生活的牽掛,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她懂老板的苦,理解這么做背后的無奈。于是干了一杯酒后,她也選擇了離開。為了女兒,她將再次回到夜店,生活不允許她有更多的抱怨和感慨。

            劉牧師也很無奈,他當初選擇加入團隊是因為清楚藥比上帝更能救病人的命,知道沒有藥病人只能等死;可當老板選擇放棄時,雖然他的信仰救不了命,但他要回去繼續對病人給予精神上的告慰,減輕心靈的痛苦。

            只有呂受益留了下來,他是項目的發起人,也是最堅定的支持者,他有最強烈的活下去的愿望,他情愿相信大家是喝多了鬧著玩。但老板的一句“滾”澆滅了他最后一絲希望,他離開的背影透著凄涼:沒有藥,等待他的只有痛苦地死去。

            對于呂受益的第一個死去,其實我們一點都不意外。與有銷售渠道的劉思慧,懂外語有號召力的劉牧師比起來,他甚至沒有一技可以傍身,連生活在底層的“黃毛”都比他有更強壯的身體。他只有家人,那是他活下去唯一的信念;他只有靠程勇從印度運來的仿制藥,那是他活下去唯一的希望。但是他忘了,當把希望和信念都寄托于外而沒給有向內為自己賦能時,等待他的結局或許只有死亡。

            呂受益的故事,給了所有職場人一個警醒:離開平臺,我們是否依然能很好的生存下去?

            高速公路收費員例

            “向著山頂爬山,但到中途發現山沒有了!蔽覀兩磉呌刑噙@類平臺不在的例子。時代發展太快,早已不是離開一個公司到下一個公司繼續做同樣工作的時代,而是我們隨時都可能面臨整個行業萎縮甚至消失的情況。

            隨時保持警惕,為自己更多的賦能,保持不依賴平臺的職場生存力,定期檢測自己的市場行情,才能在時代的迭代中,更好地活下去。

            最后,推薦所有混跡職場的江湖中人,都去看看這部《我不是藥神》。


            50岁四川熟女a片